教育随笔,教育方针,教育培训
文章分类
联系方式
单位名称:教育随笔首页
通信地址: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文化路5号南湖大厦B座6楼
邮政编码:110
联系人:教育随笔安卓、李爽
座机:024-2388
电子传真:024-23988
E-mail:ln16.com
            
人民观点:用主流价值纾解“算法焦虑”
来源:教育随笔    发布于:2019-06-14

    一个小男孩为了满足自己,先把苹果树上的苹果摘下来卖掉,赚了钱去上学,然后又把丰茂的树上的枝干全都砍下来,盖了房子,他又为想去海的那边长长见识,把树桩砍了下来,做了个独木舟,最后也老了,坐在了这个被他索取的一干二净的树桩上休息。  最后教授说:“那棵苹果树就是你们的父母,那个管树要东西的小男孩,就是我们自己。管父母索取了那么多的东西,确没有报答他们什么,什么也没有。”  此时此刻,我的心猛然一颤:我是不是就是那个小男孩?我是不是一味的索取而没有回报一点点?而且我还总是惹他们生气!  我开始惭愧我之前做的一系列让父母伤心的事情,一个做儿子的,也应该为父母做一些事了!哪怕是端端盘子,洗洗毛巾也是可以的!慢慢的我发现我变了,变得孝敬父母了。

    在面试时,我们经常会被要求自我介绍,所谓自我介绍,就是把自已介绍给出别人,以使别人认识自已,所以恰到好处的自我介绍,可以大大提高面试的好感。  很多人在面试之前都懂得要做面试前准备,可是在面试的时候往往还是发挥得不尽如人意,面试后满脸懊悔道,那个问题我不应该那样答的!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状况呢?其实面试时候的情商犹为重要,下面来做个情商测试吧!  作为职场人,在你经历的大小面试中,无论任何职位,你是否都会百分百以超水平展现自身能力为终极目标  A、我经常这样做  B、并非如此,我会视情况而定  案例分析  Ammy去某公司应聘助理,经理劈头就问:“你想怎么做好这份工作啊”对此,Ammy胸有成竹:“我么,会以最强的个人实力开展工作——每周提交个人小结,每月自拟一份部门计划案给您审批。

人民观点:用主流价值纾解“算法焦虑”

原标题:用主流价值纾解“算法焦虑”(人民观点)短视频只有15秒,随手刷刷,大量现场信息纷纷涌来;读了两篇家具市场分析文章,许多关于装修指南、房屋设计的推送,接踵而至……如今,借助大数据、智能算法等技术,信息传播的效率和精准度大大提升。

甚至有人认为,在博取眼球、争夺流量上,当下已经进入了一个“比拼技术的时代”。

有国外研究机构统计,智能手机用户每人每天要看150次手机,除了睡觉,平均每6分钟看一次。 这意味着,对用户时间和注意力的竞争会越来越激烈。 如何在海量信息中获取更多关注,催生了“流量焦虑”;而智能推荐改变原有分发模式,又带来了“算法焦虑”。 流量焦虑之下,各种“哭晕体”“震惊体”频现,偏激观点、浮夸文风令人不适;算法焦虑背后,则是所谓的“推荐阅读”助长了虚假信息、低俗内容的传播,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恶搞烈士、侮辱英雄的内容。 一种观点认为,算法没有价值观,不应把问题归责于技术。 然而,即便技术本身是中立的,如何使用技术、传播什么内容,同样体现了技术使用者的价值观。 可以说,每一种技术架构、每一行代码、每一个界面,都代表着选择,都意味着判断,都承载着价值。 比如,用大数据进行用户画像、精准推送,本身就包含这样的价值观念:用户偏好的就是好的,平台的打开率比一切都重要。

短视频平台上,“精选”的内容能获得更多关注,然而什么样的视频可以被“精选”,同样隐含着产品开发者的价值选择和利益诉求。

可以说,算法也是价值表达,技术也有价值属性。 现实中,一些互联网信息平台确实在内容审核上下了大力气。 某信息聚合类APP的员工中,内容审核团队几乎占去了一半。 但“偏轨”问题一再发生,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对技术的过度依赖。

内容的生产靠“众包”、内容的分发靠算法,这些具有媒体属性的平台,既缺少“总编辑”,也缺少“把关人”,技术取代内容成了主角。

生产和分发一旦“去编辑化”,审核团队人再多,也无法应付海量内容。

而如果媒体平台变成了纯粹的流量平台,既难言质量,也难保导向。

技术承载着价值,决定了它可以也应该成为主流价值的载体。

比如,在决定给用户推送哪些内容时,不但要考虑用户的个人兴趣和习惯,帮助他们“各取所需”;更需要对内容产品的质量做出全面评价,善于辨别真伪、敢于判断对错。

技术不是号称中立、逃避责任的借口,而应该成为启发思考、启迪智慧、传播主流价值观的流量入口。 重视技术带来的问题,并不是要拒绝技术,而是更需要保持技术敏感,学会“驯服”算法、驾驭技术。

算法的优势在于充分了解读者、不断回应诉求。

这也启示主流媒体,不能再“埋着头”创作、“仰着头”传播,而必须发挥技术的“赋能”作用,让主流价值搭上新技术的快车。 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之际,移动新媒体聚合平台“人民号”上线,一时应者云集,主流媒体、党政机关、优质自媒体等纷纷申请入驻,正是因为“在主流价值驾驭之下的”算法,让人既看到了技术,更看到了媒体的责任和价值。 另一方面,面对算法焦虑、流量焦虑,主流媒体也需要保持内容定力。

那些有温度、有深度、有态度的内容,往往自带流量,在收获关注的同时收获认同。 技术在内容生产和传播中造成的一些问题,可以通过增强主流价值的供给来纾解。

“我的军装照”H5浏览量突破11亿次,超过亿用户参与互动;世界博物馆日的短视频3天播放亿次,相当于大英博物馆2016年全年参观总人次的184倍。 当以主流价值为底色的内容产品,插上算法分发的翅膀,将获得更强大的传播力,让正能量、主旋律的声音更响、传得更远。 心理学上有个“嗑瓜子效应”。 说的是人们嗑瓜子时,之所以一颗接一颗停不下来,就在于瓜子仁容易吃到,正向激励来得快,人们乐于行动。 今天,技术让我们比以往任何一个时代,都更容易尝到信息的“瓜子仁”。 但真正优质的内容,往往需要艰辛的探索、细致的打磨。

我们需要这样的耐心,也需要有价值关怀的技术,共同营造健康、活跃的新媒体内容生态。 《人民日报》(2018年06月20日05版)(责编:王堃、章翔)。

教育随笔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06-2019 教育随笔-教育方针-教育培训www.36166z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